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www.ax051.co

家有淫妻——旅行中的惊喜

第一章·意外茜涵是我的妻子,在认识她的初期,我对她的印象只是个漂亮的知性女人。    一头秀丽的长发,带点稚气,自信但是容易害羞的可爱脸蛋,平时里喜欢戴个黑框眼镜,遇到人总是彬彬有礼的样子。    然而,在我们发生了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之后,茜涵给了我两个大大的惊讶,其一是她的身材跟脸蛋完全是两种风格,那是火辣到极点的凹凸身体,脱下衣服的同时,端庄两字就丢进了垃圾桶。    其二是她对性爱的接受程度,我确确实实是开发了尚是处女的她,然而她对性爱那日新月异的接受能力却让我望尘莫及。    茜涵的哺乳任务结束后,我们相约去旅游一次,放松心情,好好过几天快活的日子。    在怀孕期间,茜涵多次想要尝试性爱,但安全问题始终让我们畏手畏脚,于是两人都憋了挺长一段时间。    这次外出,我们首先考虑到的,就是好好过一下夫妻生活。    自驾游的第二天,我们来到一个小城,这儿古朴古香,山灵水秀,游客也不多,给人一种恬静悠闲的感觉。    我和茜涵手牵手在一条寂静的街道慢慢散步,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一边是日久失修的房屋,看不到一个居民,显得有些荒凉。    我们的目的是绕过这条街道,到树林的那边,欣赏一个小湖。    拐过一个弯角之后,茜涵突然停了下来。    我转头看到她的脸,那是一张带着些许紧张,少许红霞,目光灼热的清丽小脸。    「老公,要不要在这儿,做那个啊?」    她的声音虽然越说越小,却是透着一股坚定。    「做什么啊,你饿了吗?」    我笑着装傻,心里却是隐隐紧张。    「哼,饿了哦。」    茜涵瞪了我一眼,然后动手拉住我的上衣,一下子解开了数个纽扣。    我仔细看了看周围,树林那边看来一般也不会有人经过,这个拐角恰好有一块地方凹了进去,只有一面是向着街道的。    此时街上空荡荡的,目光所到之处一个人都看不到。    但是,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做爱?这实在太大胆,太刺激了,饶是观念十分开放的我也有些承受不住。    然而,茜涵不给我犹豫的机会,她把我的上衣解开之后,自己也解开了上衣,露出里面的黑色胸罩。    「快点啦,现在没人,快把人家就地正法嘛。」    茜涵语声轻颤,脸上已经满是飞红,然而手却是一刻不停。    「嘿,谁怕谁啊,今天就来一次野战!」    我心一横,豁出去了,一把将茜涵搂住,吻上了她的双唇,双手往她的胸部摸过去。    茜涵的乳房本就圆润丰硕,此时才刚刚停止哺乳,更是大了两圈,看起来十分震撼,摸上去也是极具手感。    茜涵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,她表现得比以前更加兴奋,更加狂热,短裙很快就被她自己脱了下来,套在脚裸上。    我的视线不断划过周围,这里毕竟是户外啊,实在太大胆了。    茜涵似乎知道我的担忧,在我耳边轻声道:「这里没人认识我们,即使真的被看到,也不是什么大事嘛。」   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透着十足的紧张,但身体却是迅速热起来,动作也变得更加直接。    不多时,茜涵已经距离一丝不挂不远了,她全身上下只剩下鞋袜还没脱,一对豪乳在我的胸膛摩擦不休。    我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去,上衣还剩一只袖子披挂在身上,裤子脱到了小腿,胯下阳具已经怒不可遏,朝着茜涵一阵一阵示威。    茜涵羞红了脸,她拉着我的双手,贴上了那对动人的美乳,然后一手抚摸着我的阳具,眼波荡漾不休。    我望着她那在阳光下更显雪白娇嫩的皮肤,喉结一阵揪动,再也无法忍耐。    来吧,在这大街上狠狠干你这个小婊子!我怒吼着,一把抓住茜涵的腰肢,阳具朝着她那幽深温柔的肉洞捅过去。    茜涵一阵娇喘,她腰肢一阵扭动,竟然转过身去,双手拉着我的双手,喘气道:「从后面,狠狠地欺负我吧。」    我顿时明白了茜涵的意思,在这种地方用后进式,意味着她的一对美乳,将会朝着街道的方向晃荡,强烈的刺激感冲垮了我们的心防。    我腰肢一挺,阳具直入,顿时塞满了茜涵的阴道。    茜涵的阴道内又热又紧,想不到她生育过后还能恢复如初,这一吸一吸的爽快感觉,简直要把我送入云端。    茜涵也发出阵阵淫叫,我们两人动作越来越大,水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传播,淫荡无比。    正当我们沉浸于激情的世界时,背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瞬间将世界变成一片冰寒之色。    「嘻嘻,姐姐好漂亮哦。」    这一声让我们两魂飞魄散,勐然回头一看,只见一面破损的砖墙上方,冒出一个胖乎乎的头颅,正在向这边发出傻笑。    这墙壁后面是一栋破损的旧房子,咋看上去就是废弃已久的样子,没想到竟然会有人!大惊之下,我和茜涵立刻分开,但这脱了的衣服可没法立刻穿上去,视线不由得跟偷窥的那人对上了。    此人面容呆滞,眼神无光,长得胖乎乎的,看到我们如此的丑态也没有合理反应,只是傻傻地笑着,口水从嘴角流出。    原来,这是一个傻子,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废弃房屋里,恰好看到了我们的激情一幕。    稍微冷静下来之后,茜涵抓起衣服,拉着我,示意进这屋内看看。    茜涵的反应大出我的意料,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立刻远离这里吗。    茜涵饶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,有点害羞地道:「这样被陌生人看到,好刺激呢,看看这傻子家里还有什么人吧。」    我感到哪儿不对劲,但还是跟着一起进去。    这旧房屋确实破烂不堪,天花板也只有一半是完整的,看上去还有两间房可以挡风避雨,难以想象竟然还有人住着。    那傻子见到我们进来,也不阻拦,只是笑嘻嘻看着我们,他的身体十分壮实,但表情歪斜,看上去有种诡异的感觉。    傻子看着茜涵那光洁的柔躯,眼神定格在她的酥胸上,肥肉堆出了笑容,彷佛一个被淫药夺去意识的人。    他没有靠近我们,看上去倒是比较友善,但这种精神状态有问题的人是不可以常理计的。    左右没有寻着别人,茜涵看了看傻子,然后在我身上轻轻一推,羞红了脸说道:「老公,你去外面等着吧,好不好?」    我看着她的眼神,那是一种带着炙热欲火的坚定信念,茜涵要做的事,我大概心中有数了。    「你决定要这么大胆一次吗?」    我认真地问,看着她的眼神,再次确认了她的意志。    「好吧,那我在外面等着,」    我摸了摸茜涵的头,然后走了出去。    我们一贯都这么开放,说实话,她在首次户外做爱之后,想尝试一下跟陌生人做爱,也是可以想象的。    我绕到屋后,在破损的外墙上找到一个小缺口,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到墙内的情况,距离也不远,甚至能听到两人的说话声。    茜涵走到傻子面前,注视了他一会,试探着问道: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    傻子笑呵呵地答道:「我叫傻蛋,嘿嘿嘿。」    这名字倒是很贴切,想来是认识他的人给起的外号。    茜涵接着问道:「你刚才,看到什么了?」    傻子笑嘻嘻地指着茜涵,说道:「我看到姐姐你在咻咻,嘿嘿嘿,好漂亮。」    茜涵脸上一红,说道:「你知道姐姐在做什么吗?」    傻子点点头,声音中透着十足的憨态,「姐姐在咻咻,我老姐说过,将来我也要找个女孩子咻咻,这样我就可以有孩子了。」    「你,你知道怎样做爱,不,怎样咻咻吗?」    茜涵双手抚胸,拿在手里遮挡身体的衣服滑落了少许,露出惊心动魄的魅力。    傻子想了想,表情更加歪斜了,半响后,他摇了摇头。    「那你想不想学习学习啊,姐姐可以教你哦。」    茜涵边说边看着他的脸,直到傻子郑重地点点头,才继续道,「只不过,你要完完全全听姐姐的话,否则姐姐就不给你咻咻了,可以吗?」    傻子又点了点头。    「那好。」    茜涵脸上飘满红晕,她松开了遮挡身体的衣物,让自己以全裸之姿呈现在傻子面前,然后手指着傻子,说道:「傻蛋,姐姐我已经脱掉衣服了,你也要把衣服脱了哦,咻咻是不可以穿衣服的。」    「但是不穿衣服会生病的啊。」    傻子露出了为难的表情。    「傻蛋,你说过会听话的吧?咻咻的时候身体会好热好热,所以才不能穿着衣服,否则会中暑的哦。」    茜涵继续劝说。    「中暑?不要不要,会头晕的,我不要中暑!」    傻子大力摇头,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。    随着他的一身肥肉慢慢呈现出来,我隔着那么远都可以看出来,这傻子肯定绝少沐浴,身体脏得可以。    茜涵距离傻子那么近,此时肯定已经闻到了难闻的体味,她眉头一皱,但眼光很快就被傻子的下体吸引过去。    那是一根长度超过二十厘米的壮硕肉棒,这傻子虽然智商不行,但阳具却高出平均水平,此时也完全显露出男性雄风。    傻子低头看到自己那翘起的肉棒,大呼小叫起来,肥手想要遮住,但又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。    茜涵轻轻握住他的手,止住了他的动作,温柔地说道:「傻蛋,你是男人,男人这个地方变大了的话,说明很想要跟女孩子咻咻了哦。」    傻子似是而非地摸摸头,稳住了情绪,他的体重看上去有茜涵的两倍,可动作扭扭捏捏的像个娇羞的少女。    茜涵轻轻道:「听姐姐的话,放轻松,不要紧张,现在姐姐要先帮你清洗小鸡鸡。」    她的双眼放光,脸带红霞,如葱的纤手轻握怒涨的巨龙,然后用樱唇亲了上去。    傻子的呼吸像是急促了一点,他看着茜涵的舌头在龟头上滑动,双手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享受。    茜涵舔着那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的龟头,贪婪地吮吸上面沉淀的男人体味,而且还是在自己老公的偷窥下。    巨大的刺激让茜涵逐渐兴奋起来,她的腰肢轻轻摇晃,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了,摩擦着大腿中间的私密部位。    我认真看着茜涵的淫荡表演,她的表情是那么陶醉,甚至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刻都要陶醉,狂乱,迷离,酣畅的表情夹杂其中,无法伪装的是微颤的躯体。    茜涵一对丰满的乳房几乎要碰到傻子的大腿上,肤色深浅迥异的身体靠得如此近,光是看着就让人血脉偾张。    那傻子看上去也有三十多岁了,不修边幅加上那傻里傻气的样子让他显得格外肮脏,可以想象到那跟肉棒上面会有多么浓烈的气味。    然而,茜涵只有刚刚接触到的时候微皱了眉头,现在的她似乎在吮吸一支甜美的雪糕。    傻子显得有点手足无措,他不敢退后,也不敢抚摸茜涵的身体,还是茜涵牵着他的手去摸她的乳房。    「这里是姐姐的乳房哦,喜欢吗?」    茜涵问道。    傻子大手一捏,嫩肉在手中变化形状,他有点不解,但看得出并不讨厌。    「我老姐说,不可以摸女孩子的胸哦,会惹女孩子生气的,我不要你生气。」    「傻蛋,姐姐我允许你摸,你就可以摸哦,你的手很舒服呢,再用力点。」    茜涵双眸闪烁,脸上浮起浓烈的情欲气息,挑逗乳房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冲刷着她的身体。    过了一小会儿,茜涵轻轻握住傻子的肉棒,摸索着往自己那湿热的肉穴移动,脸上越来越红。    「傻蛋,你想不想跟姐姐咻咻啊?」    茜涵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那动作就像在挑逗一个纯情少男似的。    傻子呆呆地看着茜涵,胯下肉棒传来的触感多少调动了他的原始本能,「姐姐你要给我生孩子吗?」    「是呀,你要好好听话哦。」    茜涵拉着他的手,让他在地上躺下,一柱擎天。    然后,茜涵张开双腿,在他身上缓缓坐下,小穴温柔地吞进肉棒,两人身体终于契合在一起。    茜涵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,洁白的双腿索性夹住了傻子的上半身。    在茜涵的指挥下,傻子双手捧住她的腰身,然后开始慢慢地上下抽插,那巨大的肉棒就在穴中进出,带出清亮的淫荡液体。    茜涵的脸色变得愈发红艳,她握住傻子的双手,贴上了自己的乳房,柔声道:「现在,姐姐想要你大力打这个地方,要用力气打哦。」    傻子奇道:「姐姐你又没做坏事,为什么要打你啊?」    茜涵微微一笑,解释道:「这不是惩罚姐姐哦,咻咻的时候,姐姐喜欢打这个地方。你看啊,姐姐这个地方软软的,长得跟你不一样吧。如果你用巴掌狠狠打这个地方,姐姐会感到很舒服哦,你不是喜欢姐姐吗,那就帮帮姐姐吧。」    傻子点点头,他扬起手掌,呼叫着狠狠一下打上去,巨力打得茜涵的乳房一阵狂晃,声音震得墙壁外的我都心头一惊。    茜涵发出舒服的呻吟,看着有点惊诧的傻子,说道:「打得好,再打几下好不好啊?」    这傻子虽然呆头呆脑,力气却是不小,当下就鼓足力气,左右开弓,打得茜涵的乳房几乎要甩飞出去,娇嫩的表皮迅速泛红。    茜涵的乳房虽然进入哺乳期,但那乳尖仍是嫣红一点,丝毫没有变黑。    此时在傻子的蛮力摧残下,那红点在空中狂舞,显得极为淫荡。    茜涵腰肢扭动,用自己的阴道拨弄傻子的肉棒,傻子也逐渐学会基本动作,迎合着茜涵的身体,一下一下将肉棒捅到肉穴深处。    这强烈的香欲场景霎时之间让这破败的房屋变得宛若淫乱天堂,丝丝让人心荡的气息在空气中飘荡。    正当两人临近高潮,茜涵的叫声越来越大声时,房屋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院内。    我心内一惊,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,那是一个肤色较深,身着浅蓝连衣裙,手里提着一个饭盒的少女。    少女的出现让茜涵的动作停了下来,傻子看到少女的时候也僵住了。    那少女看到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脑筋停顿了一会。    反应过来时,少女非但没有胆怯,反而是摸出手机,鼓足劲儿对着茜涵勐拍,一边拍还一边说:「多不要脸,竟然强奸我的舅舅,变态,下流!」    看到骤然闪起的闪光灯,茜涵大惊之下,下意识般向她扑过去,然而插在穴内的肉棒却变成了一块绊脚石,反而使得她的身体向前倒去。    在肉棒脱离茜涵的小穴时,一股白色的浆液从穴口涌出,同时还从空中倒摔而下,弄得肉棒一塌煳涂。    少女看着茜涵下体的异样,带着鄙夷的目光又多拍了几张照片。    原来,那傻子已经在茜涵的肉穴里射了精液!少女收起手机,双手叉腰,怒气冲冲地看着茜涵,眼神里说不出的鄙夷。    「变态,竟然偷偷跟我舅舅干这种事,要不要脸啊!」    茜涵满面红赤,这情景已经无比尴尬,解释的余地都没有,在少女的逼问下,茜涵束手无策。    少女目光不断向周围扫去,应该是在确认是否有别的人在旁边。    她的目光扫过墙壁时,幸好没有发现我。    眼前这情景,说危险也不危险,只是尴尬无比,又有一股异样的刺激。    那少女看上去身体单薄,又单身一人,茜涵如果要强行逃走也是没问题的,更别说还有我在外面。    茜涵支支吾吾中提到,她自己来这小城是旅游,偶然经过这小屋,色心起了就跟傻子云雨了一番。    她没有提到我,只是说自己独自来旅游的,也没有说我们在街上做爱的事。    少女责问中透露出,这傻子是少女母亲的弟弟,天生弱智,平时独自住在这个破败的屋子里,由少女送来饭菜。    这个时候,少女就是来送饭的,却看到了这样一幕。    少女手握茜涵的艳照,不由分说地抓住茜涵的一只手,连拖带拉地要把茜涵拉回家,让她母亲来处理。    茜涵身处陌生城市,本来没必要惧怕这少女,裸照什么的,在不知道姓名身份的前提下,连威胁都谈不上。    茜涵已经开始冷静下来,她应该也知道这些的,可她没有向我求救,甚至没有试图挣扎,反而是有点隐隐喜悦?怒火冲天的少女粗暴地拉起茜涵的手,将她拖回去。    我犹豫着没有从弯角走出来,从转弯处悄悄看去,茜涵脸上的表情虽然惊恐,但眼神却一如既往,不如说更加地炙热。    在茜涵回头的一瞬间,我们的眼神交织在一起,那熟悉的,令人安心的眼神。    原来如此,我暂时打消了扑出去的想法。    我们之间的默契告诉我,这是茜涵要我静观其变,不要插手的意思。    不过,我还是会悄悄跟上去的。    过了一会儿,茜涵穿上衣服,乖乖跟着这少女回家去了,留下这一脸傻笑,犹自回味在刚才的破处体验中的傻子。